大专生阻借阿窿救阿公‧网上号召吃麵助阿婆独家报导:(吉隆坡)文良港一位71岁老太婆为讨生活,天天站在炉灶前卖麵12小时,自力更生,不料她的丈夫去年突然百病缠身而失去工作能力,生活陷入困境。这对老夫妻无儿无女无依靠,阿婆为了老伴的医药费而有意借大耳窿,结果一名年轻人知道后,在网上发起“吃阿婆麵”运动,希望帮忙阿婆渡过难关,不让她去借阿窿。现年71岁的赵美云在文良港的云顶吉冷路室内巴剎后方的“老朋友”小食中心摆档多年,她和61岁的丈夫锺永康(罗里司机)结婚多年,膝下犹虚,两人在附近公寓租住一间房间,日子过得不错。每月300元买药难负担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年事已高的锺永康去年被证实患上心脏病、肺病、高血压、糖尿病及脊椎作痛,造成他行动不便,被迫放弃罗里司机的工作。幸好阿婆的身体健康,几十年来,她一手包办买材料、开档、烹煮、收钱、搬货、清洗碗筷及送上食物的工作,勉强仍维持两人的生计。目前锺永康一边在政府医院医治心脏及肺病,另一边则向中医治疗脚痛毛病,每月约需两三百令吉买药,可是阿婆有时真得付不起,且也没人愿意借钱给经济能力差的老人家。一位不知名的毕业生与阿婆认识7年之久,两人聊天时,提到老丈夫的病情,阿婆笑说:“当时我只是开玩笑说,没人借钱给我,只有大耳窿可以帮到我,这位年轻人信以为真,不停劝告我绝不能借阿窿。”她披露,这位善良的年轻人二话不说就掏出500令吉,让她为丈夫买药,还不断说要设法帮助她,“我们认识很久,老实说我还不知道这位年轻人的真实姓名”。大批学院生光顾助捧麵隔日,越来越多学院生来光顾她的麵档,学生点了食物后,还亲自捧走食物不让阿婆太操劳。偶尔阿婆忙得喘不过气来,其他学生也会帮忙捧食物给顾客。“当时我觉得不对劲,后来那位年轻人才跑来告诉我,他在网上发动一项活动,就是大家多来吃我煮的麵,帮助我赚钱过难关。”大驼背乐天知命附近一带人都称赵美云为阿婆,因此她的麵条得名“阿婆麵”。相信是年轻时代工作太辛苦,身材矮小的她背部长了一个大驼背,但是她乐天知命,坚持自力更生居住此区的拉曼生都嚐过阿婆所卖的东坡肉麵、滑鸡甘香干辣麵及怡保鸡丝河粉。阿婆为人和蔼可亲,再忙碌仍是笑容可掬询问顾客要吃甚幺,不稍一会就会捧上一大碟热腾腾的麵,让贫穷学生吃得开心。有空的话,她会和学生聊天,因此不少毕业学生出来社会工作后,依然定时回去光顾阿婆麵。每天只赚几十元阿婆说,她平日能卖出二三十碟麵,约有百多令吉收入,但是扣除本钱和档口租金后,只剩下几十令吉,“有时候我能赚到50令吉就算很不错了。”人生70多是退休或含饴弄孙之年,但两夫妻生活清贫,由于忙着工作,早午晚三餐被迫在外打包,每天膳食开销不少于30令吉。另外,房租也得每月付出300令吉,碰到手头拮据的时候,友善的房东会宽容她。卖麵12小时手没停过卖麵阿婆赵美云受教育程度不高,但是性格开朗、乐观。阿婆从15岁就帮叔叔打工卖麵,她笑说:“不知不觉我过了50多年,我的叔叔上了天堂,我还在卖麵。”阿婆每天早上7点起身梳洗,8点为丈夫準备早餐,9点就独自去巴剎买材料,驼背的她扛着麵条、猪肉、鸡、香料及各类蔬菜,脚步依然轻快。当一切準备就绪,她在中午12点正式开档,额头不停流下汗水,双手似是没有休止符,一直工作到午夜12点才收档,带着蹒跚的脚步回家,隔日一切工作还得重复操作。阿婆说,每日只有区区几十令吉收入,自己都不够用,没能力聘请工人帮手。目前,家庭及医药费的担子都压在阿婆一人身上,但是她说:“我一个人还顶得住,我能煮麵,还有力气搬货呢。”丈夫拒大众资助阿婆的丈夫锺永康不愿上镜,也拒绝社会大众的资助。他说:“虽然我全身病痛,依然四肢健全,我甚至想帮助社会上可怜人,例如癌症、孤儿或无依老人。”锺永康停工一年来,鲜少出门,碰上哪天没有脚痛,便会去外头打散工或当技工,趁机赚取一点钱帮补家用。他当罗里司机几十年,年轻时的薪水400令吉,到老了也只有1100令吉,“我来自贫穷家庭,没读多少书,赚钱不多,年轻时都是赚一分钱花一分钱,有一餐吃一餐,没有存款也不懂照顾健康……我真失败……”,说完,不禁垂头叹息。盼夫参与康乐活动阿婆现在最想要的是甚幺?她想也不想就说,“帮我丈夫在附近找乐龄人士活动吧。顺便帮我们问问国会议员,如何才能申请到政府组屋?我申请了20多年都申请不到。”她说,自从丈夫生病已减少出门,也很少去找朋友,加上她要工作,留丈夫一人在家会很苦闷,最好能让他参与康乐活动,多认识一些朋友。由于两人是以传统方式成婚,多年没有一纸婚姻注册证书,因此多次申请政府组屋都宣告失败。阿婆说,他们的房租是300令吉,如果申请到政府组屋,可减轻负担,可是事与愿违。热心助人视夫英雄记者及摄记陪着阿婆走在太阳底下,步行到她的住家,一路上阿婆不停转身抬头提起丈夫。阿婆视丈夫为英雄:“我的丈夫以前是行侠仗义的男子汉,经常参与自愿警卫团活动,维持秩序及治安,若口袋有10令吉,一定会将2令吉帮助别人。闲聊之余,阿婆提到,人与人之间讲求“缘份”,就像她比丈夫年长12年也能成为夫妻,“我属虎,丈夫也属虎,一只母老虎能碰上公老虎,不是缘份是甚幺?”她说,当她20多岁时,在热水湖新村卖麵,有一个十多岁、长得有点像洪金宝的小肥子经常都来光顾,不时借故找她聊天。“每当我煮麵都会发觉一对眼睛注视着我,久而久之我们就认识了,没想到这位常来吃麵的小伙子,最后竟成为我的老公。”电邮交代阿婆苦况发动“吃阿婆麵”运动的年轻人名叫“伟星”,他约在4个月前通过中文论坛及电邮广泛传消息,呼吁拉曼生来吃麵助人。他在邮件写道:“希望拉曼生怀着恻隐之心,帮帮这位老人家,每个人都要吃午餐晚餐,如果光顾阿婆麵,可以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又不必给多余的钱,请叫朋友一起去吃……”这位青年在电邮交代阿婆的可怜身世,引起不少网友及拉曼学生的关注,纷纷前去光顾。採访手记──洪国川阿婆,感谢你的关心从互联网觅得卖麵阿婆赵美云为了生病丈夫而险些借大耳窿的的消息后,我赶到文良港找到这位老太婆的蹤影。不懂电脑的她一脸难以置信的说:“甚幺网络?怎会提到我呢?”她只知道自己在现实世界是一位平凡人,孰不知自己在网络世界引起轰动,卖麵阿婆对丈夫的深情和自力更生的精神,绝对能比美最红的“苏珊大妈”。阿婆对我这位陌生人毫无戒心,我还未开口,她却先访问我起来:“当记者辛苦呢?你们经常都被别人骂吧?”,我愣住,连连称是。她续说:“记者就和小贩一样啰,有时候明明不是我们的错,却被客人骂得狗血淋头。”我心想,难道阿婆当过记者?她怎会知道记者的苦处?,阿婆笑一笑,“如果你想解释或者无奈望住无礼的顾客,他们反而会怒吼‘你看甚幺?´,我当小贩这些年来,这种人遇过不少。”我突然有点感动,印象中,普罗大众不了解媒体工作性质而提出批评,一些政客更对记者诸多刁难,有谁关心过我们呢?忽然间,我越想越气。“做人要记住别人的好,千万别记住别人的坏,生活自然会快乐。”接着阿婆抛过这句话,浇灭我的万般不满,还送一罐自製辣椒酱给我。我接过辣椒酱,昂首阔步走出小食中心,突然又来个180度转身,说一句:“阿婆,感谢你的关心。”【热点新闻:严打“大耳窿”】‧2009.0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