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Shutterstock

 你不用忘了他,也能放下他

研究失恋这段时间,我发现不少的人,都希望能够忘掉那个伤害他很深的人,以为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能够忘记了,就能够真正释怀了。

    

但恰好相反。

    

有些时候我们正是因为无法释怀,所以才强迫自己忘记,可是越强迫,越是「忘不记」。那该怎幺办呢?《所以,一切都是童年的错吗?》这本书提到一个很有趣的比喻:你可以设想过去的这段感情就像是一颗球,它前方有一面镜子,这一面镜子就是你的脑海,真正的「放下」,并不是要让这颗球从你的人生里面消失,而是让这颗球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小到后来,不论它是黑还是白,对你来说都没有那幺重要了。

  

为什幺你难以放下?

    

「为什幺我还放不下?」分开以后,这个问题你可能已经问自己一百遍(可能还包含你朋友帮你问的),但一直找不到答案,大陆微信公众号一群心理科普作者know yourself整理了过往心理学家找到的一些答案,提供你参考:

1.记忆抽离后的空虚感

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的大脑会渐渐的和对方形成认知互相依赖(cognitive interdependence),两个人会有一些共享记忆(shared memory)。心理学家Cella Harris指出,正因为有关他的记忆已经住进你的大脑了,有些时候你还要靠它来记得一些事情(例如,你可能记得「第一次帮他擦掉衬衫上酱汁的那一家店」,但却从来不记得那家店的名字。)。换句话说,当他离开,某一种程度上也抽离你脑袋里面的一些记忆,所以你会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

2.快乐的连结感

你会忘不掉祂,因为你大脑只要看到他的照片,就会想起快乐的记忆。Helen Fisher一个着名的研究指出,当我们看到前任的照片时,大脑酬赏系统(就是让你觉得爽的地方们)的VTA会大量的活化,让你感到舒服愉悦的感觉。这就是为什幺,分开以后你还会一直想要去看前任的脸书哀居动态。

3.你忘不掉的,是想像中的他

有时候他已经消失在你的人生当中了,可是关于他的记忆,却鲜活了起来。另一个心理学家David Braucher指出,分开以后我们可能无法区分「真正的他」和「想像中的他」,例如当你工作上遇到一些很鸟的事难过的时候,想到他刚开始跟你在一起时安慰你有多好多好,心里会觉得舒服许多——儘管在关係的后期,他已经对你不闻不问,但你还是记得那个好的部分,因为这个好,可以安慰你。

#所以该怎幺放下?

你可能会说,好啊如果这些我都知道了,那幺我要怎幺样才能够放下他?市面上可能你看过流传非常多的放下的方法,不过,目前为止我觉得大家最常使用而且的确也有些效果的就是「没有他的自我叙说」——还记得前面讲的吗,你的大脑还留有跟他有关的很多的记忆,所以让这些记忆淡化的方法,就是建立新的、只属于你自己的记忆。你可以打开手机的记事本或者是手机上的日记,试着用3到5分钟的时间,写下这三个问题的答案(相信我,你会有好报的XD):

1.没错,他现在对我来说还是很重要,不过除了他以外什幺是我人生所追求的、渴望的、希望达成的事情?

2.我是一个怎幺样的人?为什幺我会这样形容自己?

3.离开他以后,我打算如何计划未来的生活?

这样的一种书写,老实说并不能够让你立刻放下对方(对了,如果哪一天说我有办法让你立刻放下拜託请你把鞋子脱下来丢我的头,让我立刻退驾!),可能会有两种感觉,一种是对未来升起希望的感受,另外一种可能是想到跟他有关的事情,然后觉得很难过。

如果你是后面这种状况,也不要气馁,那可能表示你过往还没有「好好想过」跟他有关的事情,一直以来透过压抑自己、拚命努力工作、做其他的事,来忘记这段关係,而在这个时刻,它终于爆发了。

   

但当你能够正视这段关係对你的影响,并且开始规划没有他的日子,那幺或许,在你记忆当中的那颗球,会渐渐的淡化,然后渐渐的,变成你生命里的一幅画。

 海苔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