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别人的伤痛

你还好吗?我能帮什幺忙吗?

每当从别人口中听到发生在他身上或周遭的不幸,我们总会反应式地说出以上的话语,以为这样能让对方好过些、能安慰到人、能聊表心意。

真的能吗?
当我们设身处地从他人角度来想答案,我能回答真正的感受吗?问的人真的想听吗?我开口要求帮忙,人家真的会帮吗?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愈来愈常遇到这样的窘境,一通电话,得知通话对象正经历重大伤痛或挫折,教我们一时语塞话接不下去,慌乱中,只能迸出几句公式化让人感觉敷衍的问候。

明确传达关心 温暖传递支持

大年初一,兴沖沖地给许久未见的长辈电话拜年,话筒那一端传来:「他,前天走了…」

好友生日,喜孜孜地发个讯息过去邀他狂欢贺寿,手机不一会响起:「我,失业没钱…」

婚期敲定,甜蜜蜜地脸书告知亲朋好友人生大事,姐妹隔一天私讯:「我,才刚离婚…」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们无可避免地会遇到他人正处在重大伤痛、挫折的时刻,不管是预期中还是无预警,都令人不知该说什幺、做什幺、帮什幺?「我们每个人可能都会面临一种情形:想要安慰我们关心的人,却不知道该如何和他们相处。」曾获艾美奖肯定、协助推动多项社区自觉方案,目前身为大企业顾问的南丝.格尔马丁,在她的着作《疗伤的对话 怎幺说才能安慰他》中点出这我们人生中经常会面临的的窘境:「当面临不确定、过渡期、改变、失去等这些人生中不可避免的、令人手足无措的时刻,你要如何对别人伸出援手,以及如何接受别人的安慰。」

南丝点出了问题所在,但我们还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面对别人的伤痛,可有安慰疗伤的SOP以供遵循?可有分类以资参考?可有话术以利安抚?答案很简单—没有!一样米养百样人,百样人有万种情况,万种情况衍生出千万想法…要找出对号入座的简易规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再说,我们无法改变发生的事情,也无能去替别人的生命做决定,我们能做的,是依据伤痛者的需求,归纳出三大应对原则—倾听、陪伴、说真话,明确地传达真挚的关心,温暖地传递坚定的支持。

听 倾诉的声音

西方文化里,最经常且最广泛被使用的疗伤法,就是向上帝祷告以及向神父牧师告解,有伤寻找缝补、有苦寻求解放、有哀寻回开心、有痛寻得力量;当然,对有些理智挂帅的人而言,上帝在哪?祂听得到吗?祂有空帮你吗?…这些质疑不曾稍减,但,为什幺信众依旧庞大,祷告依然盛行?

当人有了悲,陷在挥之不去的情绪中,最需要的,是毫无顾忌把心中那股怨一股脑说出来,祷告,是最好最便利的途径。或许你问,怎不找个人倾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要他只听不说,犹如见你溺水却不伸手救你上岸,他会良心过不去。但是,他的意见是否有用?判断是否正确?你可听得进去?能有本事符合以上三条件的,只有信徒心中的那个上帝,永远静静听他说,很有耐性听他说个够,随时随地、不眠不休,直到他恢复平静找到走下去的路为止。

除了不带批判、不评对错之外,倾听还有一个重点,就是需站在别人的立场将心比心。倾听并不只是施捨时间给你、或者借我耳朵给他,而是要听出别人话中的语意,引导他重新走向希望。「聆听静默、痛苦,聆听心之所在。」南丝说。「想像在我们试着关心别人时,我们手心里捧着的,是别人的心。」

伴 无声胜有声

养宠物的人多半有这样的经验:当你忧伤或委屈时,牠们会静静地挨着你坐着、陪着、守着,偶尔回头望着,那一刻不需任何的语言,牠们的体温、眼神、行动,就足以让你知道牠们对主人的关心,牠们懂你此刻的心情。

是的,这就是陪伴的力量,只要真心,对方就感受得到,静默的疗伤功效甚至胜过千言万语。如果要安慰的对象关係亲密,除了静静守在一旁,也不妨加上些许肢体上的接触,譬如轻抚他的肩膀、轻握起他的手,让你的正向能量透过接触传递给他。南丝在她书中提到另外一种方法—呼吸。「想像陪着一个正在分娩的妇女,」她写道:「和这位即将为人母的女子一起呼吸,度过一阵又一阵的痛苦。」呼吸有助于血液流通、放鬆肌肉,当人平静下来后,就能恢复原先的平和。南丝建议我们运用一种疗效冥想练习:「愿意吸入别人的痛苦,然后呼出你的爱与祝福。」

真 说出内心话

当我们想开口安慰别人时,到底该说些什幺,才能产生疗伤的作用?三个字:「说真话」。这里当然不是要你去重複发生的事情,或者在这当下戳痛别人的伤口,所谓「说真话」,是把内心的感觉,不论是关心或者恐惧,真实不遮掩地说给对方听。譬如你脑袋一片空白,就告诉对方你不知该说些什幺;若果你对他的遭遇感到害怕,也不必隐瞒你心中的恐惧。

南丝说。「疗伤的对话能让我们的存在,成为他人的一项礼物。要提供别人这样的支持,我们必须先有能力接受自己的不安,因为这样我们才能接受别人的不安。」最后,请记得对话极重要的一项功能,就是带给他人希望!人之所以痛苦,很大的原因是发生的事情引发对自己的否定,例如:不孝、无能、没人爱…等等,要对他起疗伤的作用,就必须透过一次次的对话重建他的信心。「不要把他们面临的痛苦说得无足轻重,」南丝强调:「要提醒他们,他们到目前为止已经克服了多少事情。」

如何面对别人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