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良师捨己身教学生千刀切肤成就医学心(台湾讯)“宁可在我身上错划千刀,也不可对病人错划一刀。”这是无语良师的使命也是推动力,多年来秉持证严上人所言“亡者灵安,生者心安”,慈济花莲大学积极推广无语良师计划,让医学生在学习到正确解剖知识之余,也能反思在手术台上的大体老师人生观及生前理念,并把此理念传承下去。如今无语良师不仅在台湾发扬光大,在海外如马来西亚也逐渐获得人们的认可。慈济大学副校长兼解剖学科及模拟医学中心主任曾国藩指出,在手术台上的每一位老师,虽然他们已往生也无法再用声音来教导学生,可是他们以身体接受学生切割来教导,因此他们被尊称为无语良师。改变冷漠医学人文“宁可在我身上错划千刀,也不可对病人错划一刀,这句话叫无数人不禁肃然起敬,老师的生命并没有在他呼吸停止那一刻停留,反而是不断延续下去,让每一名学生更明白老师捨己的伟大,从而造就有良知的医生。”曾国藩教授说,慈济医院于1986年启业以来,因台湾东部资源贫乏及交通不方便,因此无法吸引医科生到来,当时每年台湾有1300位医科生毕业,但只有少于1%的学生愿意到花莲或台东服务。因此证严上人于1989年开办护理专科学校,即可改善人力不足,亦能为当地原住民少女提供学习就业机会,以及为医院栽培专业人才,随后在1993年创立慈济医学院,后者在2000年升格为慈济大学。“可是医生训练必须学习人体构造,即解剖学,但在400年前,欧洲却认为身体是由风、火、土等元素组成,直到后来在教皇同意下才开放解剖人体,但对象却是犯人,这对犯人自己及家人而言是羞辱,随后就出现盗尸人,甚至是暗杀事件,目的就是把大体卖给医院进行解剖教学。”庆幸随着时代不断进步,英国开始规定若一具尸体无人认领,即可用于解剖教学,如今已全球同步执行,甚至发展至想要捐赠大体者,可在生前签署合同,在死后即送往医学院教学解剖。”通常在西方国家医学院为避免学生有心理压力以及避开法律纠纷,都不会告知大体是谁,硬生生把感情切断,结果栽培出冷漠甚至是有双重人格的医生,但慈济大学却决定改变这种思维,因此融入医学人文的无语良师,让学生去反思生死及无私奉献精神。做家访了解“老师”生平每年9月大三课程的医学生就要参与大体解剖教学,因此在7月至8月期间,学生就必须前往拜访无语良师的家属,通过家访了解老师生前的点滴,以及体会家属所承受的痛苦,最后记录下来做成文献,张贴在课室外布告贴,内容包括老师的名字及生平事迹。曾国藩教授指出,当家属看到衣着整齐的医学界未来主人翁亲自到访,并细心聆听往生者的故事,心理上也能有所寄托及安定下来,也了解往生者是为社会献上一份绵力,因此就放心让学生在遗体上动刀。邀家属出席追思会“在解剖课程前一天,学生会邀请老师的家人出席追思会,然后逐一上台朗读老师生平,让大家都能更认识老师,在默祷后才开始启用大体课程;而在课程结束后,校方也要求学生花上一週来把老师的遗体重整缝好,若导师觉得不妥,则勒令学生拆线再缝,我们视之为对老师的尊重。”随后,学生需亲自布置追思会以及清理火化场,然后邀请家属出席简单却庄严的入殓、火化、安置骨灰及追思仪式,最后在追思会上分享这段心路历程,通过种种互动去了解老师的一生以及为何愿意捐出大体,从而反思如何把老师的理念传承下去,以及如何为社会付出。很多时候因着这一系列的互动,间接帮助往生者家属更勇敢去面对未来,也勉励学生做个好医生。“慈大每年会进行8次模拟手术课程,目前共有8个模拟手术台,除了慈大学生可参与,也接受海外大学如新马、中国、澳洲及美国大学参与,在2009年美国华尔街日报更以全版报导无语良师计划,让海内外都了解这项划时代的医学人文成就,因此至今越来越多人愿意参与大体捐赠,尤其是向来抗拒捐赠遗体的华裔人士,毕竟华裔向来有全尸入土的信念。”对身体没有所有权慈济大学自1994年创校后,在证严上人的鼓励下,医学系所有解剖研究都採用全捐赠,可是要向当时民风保守的台湾民众沟通,以推动捐赠大体风气并不容易,毕竟在上世纪捐赠遗体并非人人可接受。曾国藩教授说,当慈济志工走入人群推动遗体捐赠时,却不晓得该如何开口,因此上人晓谕简单却意义深重的金句,即“对身体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活着时好好照顾身体,好好发挥,走入民间为旁人付出,往生后身体就回归自然,能做的就是延缓回归自然速度,因此若看得开,一旦医学院有需要,就在身体回归自然前把遗体奉献给医学院进行医学教育。”以身作则 签署大体捐赠他指出,慈济在推行捐赠遗体活动时秉持自己参与做的理念,因此截至目前有60%至70%的捐赠者是来自慈济志工或亲属等,这也包括他自己,既然已一生奉献在人体的解剖教学生涯,即使到了临终那一天,他也会捐献自己的大体成为无语良师,以肉身实际向学生传授正确解剖学。“曾有一位师姐到访模拟手术室,我问她怕吗?她说怕,但最后仍坚决要在往生后捐出遗体。其实当我们了解捐赠遗体的意义后,就无需害怕,毕竟往生后已没知觉了。”/良医:何建兴.2017.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