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专生创作十「手」歌  传唱工艺达人故事 Untitled Document的歌曲对象是蓝晒师傅夏敬业。在社区预演的现场,他们更带同自製画作到场讲故事。(「一个人一首歌」提供)大专生创作十「手」歌  传唱工艺达人故事 周耀辉(左)、冯颖琪(右)策划的社企「一个人一首歌」,已经开始了第三个项目「一手歌:听城内的那双手」。(「一个人一首歌」提供)大专生创作十「手」歌  传唱工艺达人故事 「一手歌:听城内的那双手」社区预演中,组员「卸妆水」演绎了写给殡仪化妆师刘道燕师傅的歌曲,图为成员之一的何景熙(Gordon)。(「一个人一首歌」提供)大专生创作十「手」歌  传唱工艺达人故事 大专生创作十「手」歌  传唱工艺达人故事 大专生创作十「手」歌  传唱工艺达人故事

去年底,由周耀辉、冯颖琪策划的社企「一个人一首歌」,推出了专辑《年华说 城歌唱》,十首歌是十名长者的生命故事。二○一九年,「一个人一首歌」的新项目「一手歌:听城内的那双手」——大专生×社区×音乐,招募了三十名大专生,为十名手工艺人写歌,包括木匠、纹身师、结他维修师等。本月开始的大专巡迴预演,十组学员会与现场观众一起回顾手工艺人的故事。

文:彭月

作为填词人周耀辉说起最初:「我同冯颖琪一路都有聊这个idea,我们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值得拥有一支歌。」周、冯二人在流行音乐圈多年,一直在寻找做音乐的另类方法,跳出流行歌手与唱片公司之间的桎梏。「只是帮歌手、唱片公司做事,帮一盘生意在做事,是不是会有另一些方法做流行音乐?可不可以很简单、很纯粹去帮一个人,一个普通人去写一支歌?我们都想到做一个social enterprise。」于是,有了社企「一个人一首歌」。两人找自己在流行音乐圈的朋友帮手,介绍professional的经验,可能是做事、待人接物的经验,「希望可以帮到参加者,我同冯颖琪在音乐上都可以给多些意见」。

为长者写歌的计划,他们和大馆合作。带着人情味的出发点,建筑也变得不再冷冰。周耀辉说:「因为长者的人生经验,他们会有很多故事,如果蒐集香港的个人故事写成歌,我认为长者这个群体是很值得做的。大馆是被活化的古老建筑,也好似中西区一个老人家。『一个人一首歌』做crossover,那不如做中西区的长者。」

前作为中西区长者写歌

周耀辉的学生、同是填词人的王乐仪的《天衣》是「一个人一首歌」第一首歌。《天衣》讲阮氏洋服的老裁缝阮邦冠(细阮生)为儿子做西装的故事。阮邦冠在香港主权移交之前,已做裁缝。几十年来缝补军服、制服、西装,也为子女默默的、年复年地缝校服。奚伊妮、陈铭洋、黄焌隆三人在上环一条小巷中,认识了七十多岁的乐融婶,还有她自设的「物件收容所」,于是有了《收容》这支歌。

问及《年华说 城歌唱》的个人参与度,周耀辉称自己虽然在设计及演唱者选择方面有参与,但主要是在整体概念、歌词方面提供意见。专辑中的《笔写》是「一个人一首歌」的另一名策划人、音乐人冯颖琪所唱,于是,记者好奇问周耀辉为何不自己填一首词?「但她(冯颖琪)也没有作曲,我们是想找不是在音乐这个行业裏面的人。」续谈及现时「大专生艺术通识计划」下的「一手歌:听城内的那双手」,周耀辉希望可以让大专生有多一点在剧场的经验,「我们最后选了三十个人。你问我为什幺不写一首,这个机会应该是他们的。我们做『一个人一首歌』就是找一些机会让其他人可以更多去创作」。新项目中十个负责写歌词的大专生,周耀辉前阵和他们在浸会大学有一个聚会:「我们从七点半谈到十一点,他们拿出自己写好的东西,我们一首一首谈,有些什幺是好的、什幺是不够好的,看是否需要找採访对象多谈一点。」

帮普通人写歌,无形中也达成普通人的音乐梦,作为经验丰富的音乐人有否想过帮有潜质的人入行?周耀辉坦言做社企的目的很单纯,「如果你觉得帮一个人写一首歌已经是很好的,就参加。我并不觉得是在帮他们入行」。如果有这样的机会也不让人意外,「有的学生与导师有音乐上的来往,是会有更多参与其中的机会」。每个项目中都有音乐製作经验丰富的导师(mentor)指导参与者。

一边创作一边记录

用音乐记录个人故事,似是在做口述历史。周耀辉指:「口述历史记录性很强,我们(的作品)有这个意义,但我们还有创作,创作人跟他的对象之间的互动,看可以发现什幺,是一边创作、一边记录的过程。看自己的创作过程,决定要写一个什幺故事。」

■大专巡迴预演

第一场

日期:2月19日晚上6:30至9:00地点:香港中文大学邵逸夫堂 大堂展览厅

第二场

日期:2月20日下午1:45至3:30

地点:香港浸会大学逸夫校园 永隆银行商学大楼3楼iCafe

第三场

日期:3月11日下午12:45至2:00地点:香港大学黄克竞楼平台

查询

编辑/陈淑安

电邮/cul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