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有个林务局的搜救员把这几年来从事山难搜救员这项工作发生的事情,在任职的这段时间,所看过一些你们应该会感兴趣的东西分享给大家。

常常会听到有人无缘无故的在山上迷路,之后被找到时,他也不清楚发生甚幺事情....

甚至是看到有人在叫他或是招他来,或许是「幻觉」,又或许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力量吧..

而在(维基百科)上找到的「魔神仔」解释为:

魔神仔(台语白话字:môo-sîn-á),一种鬼或者精怪的称呼,民俗研究者根据田野调查採访,普遍认为其不明确属于民间信仰中鬼、神之分类,是台湾民间信仰中一种出没于荒野、山林的精怪。但有时被认为是儿童、妇女或登山者的枉死鬼魂,亦可能指称其他过渡的信仰複合体,应视事件描述的情形而定。

「正文」开始

我不确定还有哪些地方能发表这些故事,所以我打算在这里分享。

-1- 我对于找寻走失民众向来很有一套,并在搜救记录上保持良好的成绩。通常,这些人都只是迷路了,或者失足掉到小悬崖下,才暂且无法自行找到下山的路。

好在多数人都会听从『待在原处、不要乱跑』的老话,所以都不至于闲晃得太远。

不过,其中还是有两个超出这常理外的案例。它们困扰我已久,并且成为我往后接受更困难的搜救指令的原动力。

第一个案例,是个跟着父母一起出外採摘浆果的小男孩。 那时,他跟他的妹妹待在一块,也在同一时间失蹤。

他们的父母不过几秒没注意他们而已 ,两个孩子就消失得不见人影。

他们父母找不到他们,便打给了我们,于是我们赶紧出动救援到那块区域。

很快的,我们就发现这个女孩,并问她她的哥哥在哪,她说他已经被『熊人』带走了。

她说当时『熊人』把浆果交给她后,就让她保持安静,因为他想跟她哥哥玩一会儿。

而她 最后一次见到她哥哥时,他正骑在『熊人』的肩膀上,面色看起来很平静。

当然,我们第一反应是联想到绑架,但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另一个人类存在于那块区域的迹象。

(图片仅为示意图)

登山的时候如果出现「这个楼梯」,千万不要靠近!否则....(

小女孩也笃定这个男人不是一般人类,他看起来很高大,浑身被毛髮覆盖,就像一只熊, 而且有一张很古怪的脸。

我们搜索那块区域好几个礼拜,那是我待的最长的搜救行动,但我们依旧找不到那个孩子 的丝毫蹤迹。

另外一个事件,是关于一个女人,那天她和她的妈妈跟祖父一起健行。根据她母亲说,那时她的女儿为了取得更好观看森林的视野,所以爬上了那棵树。 却再也没有爬下来。

在他们拨打搜救电话前,他们在树下等了好几个小时,呼喊她、让她赶快回家。

而再一次的,我们到处搜查,却再也无法找到她的身影。

我完全不晓得她还能跑到哪去, 因为她的妈妈跟祖父根本没看到她从那棵树下来。

-2- 有时候,我会带着我的搜救犬一起行动,但牠们却一直试图带我冲往一面峭壁。

那里没有小山丘,也没有岩壁。就是个笔直的,陡峭的悬崖,没有任何可攀爬落脚的地方 。

这是毫无道理的,因为通常这种情形,我们可能可以发现有人待在悬崖的另一端,或者在搜救犬带领我们去的几里外的地方...但并没有。

我确信这种状况还是能有个解释说法,但整起事件实在很怪异。

登山的时候如果出现「这个楼梯」,千万不要靠近!否则....(

-3- 还有一个令人难过的案例,是关于一具尸体。

一个九岁小女孩从堤防坠落,并被地面上一棵枯树刺穿。

这完全就是个意外事故,但我永远无法忘记,当我们告诉她的母亲发生什幺事时,她所发出的声音。

当她看到尸袋被送进救护车的剎那,她发出一声我从未听过的,最令我难忘的、心碎的哭嚎。

像是她的生活全毁于一旦,她的一部分性命也跟着她的女儿一起凋亡。

后来,我从另一个搜救员那听说,她在这件事发生的几个礼拜后,就选择自杀了。因为她 再也无法活在没有她女儿的世界里。

-4- 有次我们接获一起搜救通知,而鑒于那个区域有熊只出没,我必须和另名搜救员一同前往 。

我们要寻找一个从登山之旅走丢后就再也没回家的家伙,路程中还要经过一番艰困的攀 爬,才能抵达他可能的所在地。

当我们发现他时,他被困在一个缝隙之中,腿骨折。情况不大乐观。他在那边待两天了, 腿伤已经出现明显恶化。

我们得用斧头劈开那些阻挡物,才能顺利救出他。 我听其中一个医护人员说,这个家伙显然是惊吓过度、所以出现了幻觉。

一直反覆说着他 做了多幺妥善的处理,以及当他抵达山顶时,就看到有个人已经待在那。

他说那个人身上没有任何登山配备,仅穿着羽绒大衣和一条滑雪裤。他向这家伙走去,但当这家伙转过身时,他的脸上没有五官。只有一片空白。

当下他简直吓坏了,手脚慌乱的打算尽快下山,而这就是他坠山的原因。他说他甚至可以听到这家伙整晚的声响,他爬下了山,发出一阵阵可怕的沉闷叫吼声。

这个故事险些让我吓丢了魂。我很庆幸自己那时没在现场听到这些声音。

-5- 而我遇过最可怕的其中一个案例,是寻找从登山团队中走丢的一个年轻女性。

那天,由于 搜救犬很晚才追蹤到她的气味,所以我们晚上才出动救援。

当我们找到她时,她整个人蜷缩在一块湿漉漉的木头底下。她弄丢了她的鞋子以及背包, 显然还惊魂未定。

但由于她没有受到任何的伤,我们能够让她跟着我们走回基地。

在回去路程中,她反覆回头朝着我们身后看,并询问我们为何那个『黑色眼瞳的高大男人 』要不断跟着我们。

登山的时候如果出现「这个楼梯」,千万不要靠近!否则....(

但我们看不到后头有任何人,所以我们只认为这单纯是惊吓过度而产 生的精神问题。

但随着基地愈来愈接近,这个女人也愈来愈激动。她不断要求我们,立刻制止这个男人再 对她『做鬼脸』。

突然,她止住了脚步,并朝着森林不断吼叫,叫他别再跟着她。她说:她不想跟他一块走 ,也不会把我们交给他。

最后,我们还是让她继续行动,但同一时间我们也听到了环绕着我们的古怪声响。

它听起来有点像是咳嗽声,但更加有节奏感,并且低沉,就像是昆虫发出的声音。

除此之 外,我不晓得还有什幺词彙能形容它。 当我们抵达基地範围时,这个女人忽然转向我,她双眼瞪大的程度大概已经濒临人体极限。

 

她摸着我的肩膀,说道:「他要你加紧脚步。他不喜欢看到你脖子上的疤。」

我的后颈处有一道非常小的疤,但它几乎藏在我的衣领底下,所以我根本不晓得这女人是 怎幺看到它的。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后,我又听到那个可怕的咳嗽声,就在我耳边乍响,我吓得几乎要灵魂 出窍。

我催促她赶紧回到基地,试图藉此掩饰我的心慌,但我还是必须得说,我真的很高兴那晚 我们能平安离开那个鬼地方。

-6- 这是我最后一个要说的故事,也可能是我遇过最诡异的经历。

直到现在,我仍然不确定它是否为每个山难搜救援必经的一课,但对我而言,这就是个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规律地发生在我们职涯当中。

你可以试着问问其他搜救员,不过一旦他们知道你问的是什幺事,他们可能会选择避而不 谈。

 

因为长官让我们别再谈论此事,而且我们也已经逐渐习惯了这个情况,不再感到怪异 。

每每只要我们深入这个丛林里--我指的是30至40里这幺远的地方。

(图片仅为示意图)

登山的时候如果出现「这个楼梯」,千万不要靠近!否则....(

这时候,我们偶尔 会看到在树林中央,出现一座楼梯。

就像是你把你家的楼梯切割开来,取过它,再摆置在 森林里那样。

第一次看到这个景象,我立即向其它同事讨论这件事。

但其他人只告诉我别担忧,这是很 正常的情形。我问过的每一个人都这幺千篇一律的告诉我。

 

我想亲自釐清这件事,但我被叮嘱,并且强调,千万不要靠近这些楼梯。所以我只好不断 的无视它们,即使它们出现的如此频繁...

我只想说的是:

1.在山中迷路了切记不可以和同伴分开,如果你的同伴行为怪异,应该及时的唤醒他。(譬如他要独自去找路、找水,或是语调异常等等)

2.待在原地,不要到处乱闯!因为我们刚走错路的时候,其实是离正路最近的地方,如果我们站住不要动,容易被人发现。

3.记得保暖是重要的!

4.如果非必要,切记不要到深山里面,因为连最资深的登山员都不能保证在深山里面不迷路。